细述“雕花大床”的历史与制作工艺?

2019-02-02 11:14

细述“雕花大床”的历史与制作工艺?



  清早期·红木架子床 此床以红木制成,造型仿明式,面下有束腰,鼓腿膨牙,内翻马蹄。面上安八柱,上楣及床围均以小料攒成棂格,独特之处在于后侧正中围子做成活扇,可以拆装。 新年伊始,著名古家具收藏研究专家马未都先生在央视《百家讲坛》中关于李白名诗“床前明月光”中对于“床”的解释,引起学界的争论。然而不论马先生对于“床”在《静夜思》这一“典型环境”中的“非典型阐释”正确与否,床在中国传统家具中的普遍定义,就是用来睡觉的器物。 雕花大床 集中国古典家具之大成 中国古典家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它既是古代中国人生活的用具,又是涵盖了中国传统民俗风情、实用美术、生活情趣和文化审美等众多历史文化信息的特殊文物。中国古典家具种类繁多,按实用功能可分为卧、坐、置物、储藏、屏风、支架等六大类型。而古典家具中的床,因其体量庞大,工艺考就而成为古典家具中的“大件”。 而正是因其体量庞大(与其他类型相比较),所以当我们面对一件制作精良的古典雕花大床时,我们不但能找到中国传统家具制作工艺上的技术实证,更能领略到装饰艺术上的文化审美。可以毫不夸张地讲,正是因为古典大床的特性所致,使之成为集中国古典家具艺术之大成的独特载体。我国著名古家具学者王世襄先生在谈到明式家具时,更是将一架黄花梨月洞式门罩架子床列为“秾华”之实例。 物以稀为贵,古典大床因其体量的庞大与用途的私密性,历代以来大多以“家传”的方式保存,在古家具的交易与传承中远不如其他类型的物件活跃。而当历史进入21世纪,虽然中国古典家具的收藏与鉴赏已成为全球热点,但材质优良、做工精细、品相完美的古典雕花大床,特别是明清时代的“老物件”已属凤毛鳞角,除一些博物馆收藏外,只有有相当实力的藏家拥有少量精品,而在众多的中国古典家具的专场拍卖中,都很难见到其踪影,即使出现一二,也是价值不菲。 架子闲与拔步床 到了明代,床的功能与型制基本定型。从流传至今的文献与实物考查,古典大床的主要型制就是明代出现的架子床和后来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拔步床。 不论是架子床或拔步床,其中的精品都以材质、做工和装饰取胜。一般来说,明式家具以简洁、淳朴、妍秀见长,而清代家具以繁琐、华丽、气派为主。虽然在学界普遍认为清代家具其品位不如明代,但在清代盛行的拔步床上,除保留了明代架子床的制作工艺外,其装饰工艺上更是将雕刻、镶嵌、髹漆、鎏金、彩绘等艺术推向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峰,使家具这一承载生活艺术的物质载体更加异彩纷呈,雅俗共赏。 架子床因床上有顶而得名,一般四角安立柱,床面两侧后面装有围栏。上端四面装横楣板,顶上有盖,俗名“承尘”。围栏常用小木块作榫拼接成各式几何图样,也有的在正面床沿上多安两根立柱,两边各装方形栏板一块,名日“门围子”。正中是上床的门户,更有巧手把正面用小木块拼成四合如意,中间夹十字,组成大面积的棂子板,留出椭圆形的月洞门,两边和后面以及上架横楣也用同样手法做成。床屉分两层,用棕绳和藤皮编织而成,下层为棕屉,上层为藤席,棕屉起保护藤席和辅助藤席承重的作用。 拔步床也叫“八步床”,意及上床要走八步才行,是明清时期流行的一种大型床。它造型奇特,体积庞大,结构复杂,好像把架子床安放在一个木制平台上,平台前沿长出床的前沿二三尺。平台四角立柱,镶以木制围栏。还有的在两边安上窗户,使床前形成一个回廊,虽小但人可进入,人跨步入回廊犹如跨入室内,回廊中间置一脚踏,两侧可以放置小桌凳、便桶及灯盏等。这种床式整体布局所造成的环境空间犹如房中又套了一座小房屋,拔步床下有地坪,带门栏杆,形成床中床、罩中罩的庞大结构。 巴渝精品 独树一帜 在古典雕花大床的百花园中,巴渝地区的“作品”以其独特的型制与工艺,展现出浓郁的地方特色。从材质上看,巴渝地区的古典雕花大床多采用楠木、樟木与柏木为主,虽不如江浙一带流行的黄花梨、酸枝、紫檀、铁梨、鸡翅等材质名贵,但因其木质细腻温润,更适合雕刻与装饰,也因其材质价格的相对低廉,更能制作出体量庞大,工艺繁复的“作品”,故在装饰艺术上独树一帜,成为巴渝民间艺术的佼佼者。 在我们能看到的巴渝古典雕花大床的实物中,以清代及20世纪初的“作品”居多,而型制以拔步床为主,其装饰工艺主要集中在正面床檐及楣罩上,俗称“三层檐子”或“五层檐子”,或浮雕缕刻,或流金髤漆彩绘,重重叠叠,极尽繁缛之能事。纹样包括吉祥瑞兽、奇花异草、山水风景、亭台楼阁、神话传说、戏典人物等题材,既表现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愿望与祈求,又承载了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信息。清末民初,八面来风,巴渝地区的雕花大床上出现了瓷版画、大理石、刻花玻璃、象牙兽骨、金银螺钿等镶嵌组合,真所谓“错彩缕金,雕缋满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