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集团遇危机 1800多加盟商欲退出汉庭和全季

2019-02-02 11:14

华住集团遇危机 1800多加盟商欲退出汉庭和全季



  继旗下的海友酒店、星程酒店被爆出用火碱漂白床单后,拥有汉庭、全季等品牌的华住酒店集团又面临新危机——因不满集团近距离开店,多次协商无效后,

  天津汉庭下瓦房店业主孟宪章最近特别烦:就在离他的店面不到700米的地方,即将新开一家同属华住集团旗下的怡莱酒店,宣传单都送到了自己的前台。

  “过去方圆3公里就我一家汉庭,生意还挺好。开业不到一年,又新开了一家汉庭,下瓦房店的生意一下子垮了20%。”孟宪章抱怨说,“等怡莱开业,房价才111元,我至少还得垮80%。同一个集团的品牌,为什么非要扎堆,大家都过不好?”

  孟宪章的遭遇并非孤例。北京汉庭酒店燕莎新源里店与三元桥店相距仅194米,上海汉庭酒店四川中路店与香港路店相距仅155米,汉庭泉州万达广场店与全季酒店更是紧紧挨在一起,几乎零距离。这种情况在全国各地都普遍存在,引起了加盟商的强烈抵制。近日,1800多名华住酒店加盟商成立全国联合会,要求华住集团停止近距离开店。

  之所以出现如此激烈的亲兄弟之争,主要是因为华住集团的“万店联盟”计划。2015年,华住集团宣布推出“HWorld”计划,将联合国内3000家三、四星级酒店,1000家精选酒店,以及华住旗下门店,共同建立覆盖超过1万家酒店的“万店联盟”。

  “华住拥有所有酒店的运营大数据,哪个地段开店好,他们就会找加盟商开新店,完全不顾忌原来的店面。”汉庭国贸店加盟商刘星星说,“万店计划就像一万颗不定时炸弹,随时会在我们身边炸开。”

  中国经济网记者也向华住集团了解近距离开店是否测算过市场容量,得到的答复是:“通过项目的前期勘址,华住对每个项目都会进行营收的评估,华住也要求对评估要秉持着科学,严谨的态度。”

  华住集团也是经济型酒店的一面旗帜:2010年,华住集团的前身汉庭集团在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12.25美元。彼时正逢经济型酒店的黄金发展期,国内主要经济型酒店纷纷加快了开店速度,平均年利润增速在30%-40%左右。

  上市后,华住集团以加盟酒店形式推动旗下酒店数量飞涨,上市当年汉庭增开202家,达438家门店。截至2015年12月31日,华住酒店集团旗下已开业2,763家酒店,其中加盟管理店2,067家。暴涨的酒店数量也推动股价一路走高。截至2016年4月19日,华住集团收盘价36.99美元,是6年前的3倍。

  标准化建设、品牌化管理、海外上市的名头,让众多加盟商倾心不已,随处可见的汉庭、全季招牌就像免费的广告牌,帮着早期的加盟商挣了钱。

  根据华住集团现行的管理模式,只要有新店加盟,集团每间房就要收取3000元的加盟费,再加上财务费、装修费等费用,每开一家新店,华住可入账约100万元。店面开业后,无论盈亏,华住都按照经营流水提取5%的管理费,所以华住派来的店长只看重入住率和经营收入,对加盟商最看重的利润没有要求。“房价180元,入住率100%,100间房的流水就是1.8万,集团就有900多元的管理费,但加盟商几乎没有利润;房价200元,入住率可能会低到80%,流水虽然只有1.6万,但加盟商还有20元的利润空间,只是集团抽的管理费少了。”一位加盟商举例说。

  这种管理模式是经济型酒店通用的,所以一直以来,各个经济型酒店集团都把店面数量当做影响营收的最直接因素,只不过如家、锦江之星的扩张步伐就相对谨慎一些。去年锦江之星在北京仅新开一家店,许多华住的加盟商都有过被如家、锦江之星拒绝的经历,但是在华住,加盟商几乎是一路绿灯。

  一边要扩大房源,提高入住率,高流水,一边要合理的入住率和利润,从根本上来说,管理模式埋下了集团与加盟商利益冲突的种子。再加上稳赚不赔的加盟模式,华住集团当然倾向于多开店,而这种客流分割又让加盟商难以接受。

  早年中国经济形势良好,酒店的流量相当充足,密度并未构成问题。但是随着经济型酒店市场日趋饱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短租度假租赁模式的兴起,经济型酒店业增长速度受到压制。矛盾一下子就爆发了。

  对于加盟商的强烈反对,4月20日,华住集团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近期将推出“近距离保护政策”来保护加盟商利益,共同度过行业周期性起伏;同时,不再接受低于营收评估的拟开业门店,对于已开业的低于营收预测的门店将酌情减免相关费用。

  按理说,加盟华住是业主自己的市场行为,有亏有赚是正常的。但让加盟商,特别是新加盟商气愤的是,自己被“忽悠了”。

  西单海友店加盟商杜红旗记得,当初加盟时业务员说周边酒店的入住率可以达到100%,自己的酒店肯定也可以,但对利润率绝口不提。更关键的是,当时业务员口头承诺过3公里范围之内不会再有同品牌的酒店,他的海友店旁边倒是没有新海友,但是多了一家汉庭。“我自己的店入住率本来就很高,加入华住集团是看上他们的品牌和管理,结果给自己找了个大爷。”杜红旗悻悻地说,“我作为业主没有定价权,一年还得给他们流水的15%作为分成,亏死了。”

  更亏的是受到近距离开店冲击的业主。加盟商柳雪利在北京良乡有一家店,投资600多万元装修,2014年还能赚58万元,去年旁边新开了一家店,当年利润骤降至4万元。“我100年也回不了本。”柳雪利说,“可就这样,我还是得给华住交钱。”作为对比的是,今年如家降低了管理费,安抚旗下加盟商。如家COO宗翔新不久前也表示,如家在选择加盟商时,仍将是否5年回本当做底线。

  大举扩张带来的另一项弊病是后备店长跟不上,有的是一个店长管两个店,精力不足,有的店一年多换9个店长,每次走都带走一批协议客户,还有些店长素质不高,造成酒店管理混乱,比如布草外盗、前台调帐,汉庭浙江武义店甚至因为半年4次被查出无证住宿,被吊销了特种行业许可证。

  对此,华住集团回应称,华住会综合考虑每家酒店的经营情况和市场环境,在遵守契约精神的前提下,对一些存在阶段性经营困难的门店给予政策的扶持。对于受到投诉的店长,华住表示集团有严格的管理流程,任何违规违纪人员查处一人处理一人,华住也会强化培训和严格考核。但是,对于加盟商提出的改变管理模式,停止近距离开店诉求,华住并未松口。

  他们在给中国经济网记者的回复中写道,“华住对价格的调整有相当严格的控制,会综合考虑市场供给、竞争环境与加盟商利益。酒店的利润也在科学的管理下有显著的提升。加盟商选择华住,也正因为华住本身具有十分完善的管理系统、标准化的管理流程,以及强大的自有客源和平台优势。”对近距离开店,华住则表示“在每一个加盟项目立项之前,华住也都会对相关项目的未来营收做出科学的预估,但并不承诺加盟商的投资回报,也不参与加盟的利润的分成。”

  这样的回答很难让加盟商满意。现在,1800多名加盟商已做好了退出华住,自立山头的准备。“我们连品牌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华庭’,到时候挂到去哪儿、途家这样的平台上,一样做得好,还省了给华住的管理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