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来平方米的书房里电脑桌做书桌(组图)

2019-01-10 15:53

十来平方米的书房里电脑桌做书桌(组图)



  作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范小青被誉为“江苏文坛掌门人”,但她的书房丝毫没有“掌门人”的气派,不仅小,连张像样的书桌都没有。可是,她坐在那儿,整个人都散溢着书卷气。范小青解释说,自己在什么地方都能写作,对书房的要求自然也不高。

  每当有心烦或者灰心的时候,我就选择看书。一个多小时后我发现自己的心情特别宁静,那种感觉很真实,虽然看不见抓不着,但就在我内心。

  1980年起发表文学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十九部,代表作有《女同志》、《赤脚医生万泉和》、《香火》、《我的名字叫王村》等,中短篇小说三百余篇,代表作有《城乡简史》等,另有散文随笔、电视剧本等。多种小说被译成英、法、日、韩等文字。

  短篇小说《城乡简史》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长篇小说《城市表情》获第十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另有作品获《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中国作家》、《作家》等奖项。

  谈起范小青,人们便会想起苏州。范小青爱苏州,更爱写苏州,那些温情的“苏绣文字”又工笔又写意地描绘出江南的味道,使她几乎成了古城苏州的一个文化符号。2008年范小青因为工作关系从苏州来到南京。她在南京的书房不大,十来平方米,布置得也很简单,但依然能让人感受到挥不去的苏州气息,比如书架上摆放着不少有关苏州文史的书籍,比如电脑键盘边放着一柄绢面小折扇……

  书房里,最讲究的应是书橱与书桌,对于知名作家来说更应该用心。然而范小青不同,她的书橱很简单,书桌干脆就是一张电脑桌,小得如小学生的课桌一般。如此“低调”,范小青解释说,自己要求不高,在什么地方都能写作,对书房的要求也不高。

  在许多人看来,“爬格子”是件很苦的事。范小青却认为,写作,写自己认识的生活,是非常惬意的事。尤其是生活在眼下这个巨变的时代,她觉得对写作者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它复杂多变。

  在过去用稿纸写作的时候,范小青一天最多时能写万字,到1990年后开始用电脑写作,写作速度可以更快。但她绝不盲目求快,对写作速度的快与慢她有自己的理解:“我工作在南京,家在苏州,每个星期有时间就坐高铁回苏州,自然希望车速越快越好。但同时我又怕火车太快了,快到我根本看不清沿途的风景。现代社会因为快已经丢失了一些东西,甚至改变了一些东西的本质。所以说每个人在时代的快车上都要调试好心情,要知道这个快带来什么,而适度的慢又带来什么。”

  回首自己的读书生涯,范小青感觉有点“惨”不忍睹——“小时候没书读,进了大学,去了图书馆,才真正开始了自己的读书时代。”她用“饥饿感”来形容当时自己在图书馆里迫切找书读的情形,“大学四年时间,图书馆里的中外文学名著几乎都找来读了。”

  为什么读书?这是一个老话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然而对范小青来说,这却不是个问题。在她看来,读书就是像呼吸一样自然的事。为什么不读书,这才是个问题。“一拿到书,人便平心静气下来。读书给了我很多,比如做人的本色,处世的原则,生活的素养等。人为什么不读书呢?”